紀念

那天,那年,那世。霎那的決定,我們便是兩個世界的人,或許我們本身就在不同的世界里。無論你怎樣說,我怎樣想;無論最初怎樣的開始,老天早已判下最終不完美的結局。這一切,注將一世糾纏思念,記下這憂傷的面與哀愁的淚。

由此,紀念那段最珍貴的時光。